最新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京郊旅游 > 周边游

洞察中国投资十年起伏,这个「恐怖」的VC世界(5)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4日 16:29:34   来源:网络整理

我们硅谷的基金早期都是无比强调附加价值。但在中国,真正花时间在附加价值上的基金少之又少。其实从投资数量上,我们就可以判断,如果只有那么几个人投了一堆项目,他怎么给你附加价值,过个一年以后他连你在做什么他都忘掉了。

现在我自己投资不到20家公司,我已经筋疲力尽了。早期公司,基本上除了每个季度的董事会以外,每个月至少要跟创始人谈个一两次吧?前年,我们投资秒拍那半年,我每个周末都跟创始人在一起喝茶两三个小时。那你如果管大量的公司,这是不可能实现的。这种情况下的话,你还要帮它想战略,你要帮它找资源,你要帮它招人,这是相当难的。

中国的投资人特别苦逼,而大部分美国硅谷的投资人则相对轻松,他们大概下午4点就下班回家了。我们做不到。他们不理解,“为什么你们总是那么忙?我们在美国投的也是大公司,我们也没有像你们那么忙。”我觉得,有两个原因:第一,美国大量的公司是技术驱动的;第二,就算是模式创新的公司,美国也没有大家群起而抄之的风气。所以相对来说,你早期进去以后,你面临的压力实际上更多的是创业者有没有这个执行力,而不是外部的压力。

举个例子,团购当年在美国出现时,实际上数得出名字的,在一年内也就二十家竞争对手。在中国,第一家团购出来后,三个月内,出现了有名有姓,被统计的团购网站有5000多家。这种竞争大家可以想像是多么惨烈,在这种情况下,你需要做什么样的事情去让它成长?还是放养,那是另一种投资方式。

项目基金泛滥,投资附加值弱化

在中国,很多创业者的道德标准确实有点问题。很多企业的账目不清,有些创业者在企业之外还有别的事,再开一公司,有些关连交易,这种事情都很常见。美国人基本上从来不会去担心这家公司的账有没有问题,几乎没有花这个时间。虽然我们投资时,非常关注尽职调查,关于创业者的背景。但人心隔肚皮,这个事情没法解决。目前,国内还有一个风潮就是,抱团讨论如何挤压投资人,这也是一个可以成立商学院的事情,有人已经在这样做,这是非常糟糕的。从上市公司到民营公司都有这个倾向。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造成投资附加值弱化,造成的结果是什么呢?我觉得对我们每个人,尤其是真的有经验、有能力的投资人,是很不公平的。因为任何一个项目他都可以轻易地拿到钱,那变成很多人都不给你附加价值,投了就完了。那创业者就觉得我也不期待你给我什么东西,你给我钱就算了。所以当年你给他一块钱,你给他的是一块钱,再加附加价值,可能同时还加一个品牌价值。现在你给钱就是钱,对吧?大家都是钱,一块钱就是一块钱。以前,是一块钱的投资等于1+附加价值+品牌价值,今天变成一块钱就等于一块钱,那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等于什么呢?等于零。如果你等于零的话,你的价值在哪里?这是个蛮大的问题。

而且目前还有一个趋势是,项目基金泛滥。就为一个项目去融一个基金,但其实如果你去做项目基金,你会发现,你的作用跟投资中介没有区别,因为判断是你的LP做的,你拿着项目给他看,他决定投不投,那你的价值在哪里?

作为早期投资人,我积累了十年的投资经验,我现在非常自豪的就是,可能很多人会觉得这个东西有点魔化。但那种感觉,我真的有,相当自信,过去几年我们投资的成功率。秒拍、小咖秀我们投的时候都不是第一名,都是第四、第五名,投完一年内它就冲到了第一,为什么?不是我赌运好,如果我赌运好我去澳门去赌,而是我们看懂了,我们知道什么能让它成功,这个团队有,别人没有。团队没有的,就算你现在领先你也赢不了。

如果你把这种判断力全部交到LP手里,作为一家投资机构,作为一个投资人,你的价值就越来越低。目前的市场是饮鸩止渴。大家被迫都去做项目基金了,因为项目基金很泛滥,你不做,可能LP会挑,他希望你给他看了项目再投。那你这样投下去,最后积累的不是你的品牌,而是一个中介的过程。我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目前基金业协会也在关注这个问题。上次我们在基金业协会、CVCA创投协会一起开会时,他们也提到,会在项目基金上做严格的管制。我觉得这是对的,这对大家都是好事。否则,很快我们在座的各位在我们的投资人(LP)眼中,都趋向于零的话,就没有可玩的了。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