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京郊旅游 > 周边游

洞察中国投资十年起伏,这个「恐怖」的VC世界(7)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4日 16:29:34   来源:网络整理

从2010年以后,风险投资在中国爆炸式地增长。去年,中国募集的风险投资和PE的资金大概是2.5万亿。做早期投资的人,对数字不太敏感,我也很少看公司的财务。其中有1.5万亿是政府引导基金,这个是相当可怕的一个数字。

对比看来,美国风险投资已经非常成熟,LP、GP非常专业,你该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做早期的专心做早期,做晚期的专心做晚期,他们投资阶段分得比较清楚,行业也分得非常清楚有一些专门做2B领域,有些专门做互联网2C,都是根据个人所长。当然也有做全资产管理的机构。

过去,中国是遍地黄金,什么都可以干。但是你们进来做风险投资的这个时间,面临的是大浪淘沙,这个时候你必须要有自己的特色。你如果没有自己的特色,过几年可能你就只能离开这个行业。因为作为GP,每一个投资人都会给你一个几年的甜蜜期。在中国,可能过三五年,你没有给我可观的回报,你再找他拿钱就拿不到了。

所以这个行业,混的是你个人的声誉,这是你作为投资人唯一积累下来的东西。未来你要继续投资,你必须要有资金源,如果这个声誉都没有,就是很大的问题。当然,国内有一些机构现在在各省就像成吉思汗一样扫荡,这个省弄完,就去下一个省,中国有30几个省,反正都有足够的地方让你玩,这也是一种方法,但我不会去采取的这样的方法。

民主决策对早期投资非常糟糕

有人问,能不能请您谈一下您本人在这么高的市盈率的情况下的看法和投资方法论?因为,实际上真的是很难下手。

作为一个美元机构,我们的很多政策相当严格,我不能代表KPCB说我们的战略。除非,获得公共关系合伙人审批后。大家看到,像我接受采访都写凯鹏华盈主管合伙人,没有说凯鹏华盈中国基金,为什么要加我的名字?不是我自恋,因为我必须只能代表我自己。我可以谈一下我的观点,因为我们的TMT都是我投的,所以也可以说TMT领域,至少我的观点就是我们机构的投资观点。

第一,我明确一定要专,而不是散。所以我在之前也投了一些项目,投了两家污水处理公司,还有一家新材料公司,其他是TMT行业。但到后期,我就全部回到我的本行TMT行业了。这么多年,我们的结论就是,你如果不懂去投,是非常危险的。

我微信号的签名是,“最大的风险来自于在知与不知之间,自以为之”。这是我观察过去投资失败最大的原因。有时候我也觉得,最聪明的一帮投资人坐在一起谈项目时,非常有意思,那个谈话的过程是没重点的。没重点就造成所谓的中国有个权利叫“风闻奏事”,就是我听说了,没有事实,我也可以说。在风险投资机构里很常见,结果变成,你会碰到很多这样的情况,一个团队做了大量研究工作,因为另一个人,只是听说市场上有人说了一句话就否掉了。我在京东我推了三轮,前两轮都是这种状况。这种状况,每个人将来都会碰到。

现在,我们在内部提了一个要求给团队,虽然我们非常看中每个人的看法和观点,但如果你没有花时间在这个行业研究,那就请你闭嘴,因为你不专业的发言会干扰别人的决定。我们认为,你是专业的,所以你的话我会非常认真地看待。

喜马拉雅、秒拍这两个投资案特别明显。第一,我先选定了方向。我们对未来有预测,每一个跟人交互的界面,都必须有10亿美金以上的公司出现,这是我的观点。音频和短视频还没有。我们再看,时间对不对,先看音频。第二,基础设施到一定时候,内容一定是非常值钱的,这是PC时代就证明了的。无线互联网对内容的关注还不够,那我们应该在内容方面投资。第三,音频和视频都是内容。该投什么呢?我们作为一个投资量小的基金,我们希望投的每一个公司都是有10亿美金以上的潜力,那你必须投平台型的公司。

平台型公司提供的应该是UGC,用户创造内容的平台。但是,我们对UGC在中国是有看法的,我们觉得UGC在中国的质量很差。抱歉,中国人确实是比较懒。顺着这个逻辑,我们把所有市场上的公司找出来,去判断。那为什么我们选了这两个公司?团队,他们的战略,以及他们拥有的特质和资源,对这个方向的成功都非常重要。这些逻辑下来,投资谁就非常清楚。

最新资讯